青莺丶

江苏 南京

南京汉服摄影师 微博:@青莺

  • 青莺丶
    青莺丶 关注

    09月14日 21:12 · 举报

    明宣德年间,西北匪患不绝.皇帝下诏征兵.京中有一少年,宇不凡.志远.欲为国尽忠.遂从军,奋勇杀敌必当先.匪患渐熄.军中日懈,一日巡城,不意天变.悍匪复袭.守军中伏,迫与厮杀.皆覆没矣.惟少年活.尽失战友,悲恸不已.卸甲,归京,不复出.

    摄影 |青莺丶   

  • 青莺丶
    青莺丶 关注

    08月30日 23:07 · 举报

    曾此季又此季 舆图里重行行

    辗转多旧识 唯不逢故里

    犹记不记 别后枯荣匆匆问几许

    踏歌却闻 口中未改乡音

    摄影 |青莺丶   

  • 青莺丶
    青莺丶 关注

    08月23日 20:45 · 举报

    传闻,青海湖内有泽仙.身背宝葫芦,手持法杖,坐骑为一白牦.一日,泽仙出见湖周十里已被沙蚀,便道引水.使沙漠为绿洲.为百姓爱.然反被天罚,在沙漠中三千年不出.只因万物之有其法,不可轻易其序.

    摄影 |青莺丶   

  • 青莺丶
    青莺丶 关注

    04月12日 20:48 · 举报

    曾听闻过一个故事。

    百城有一女子,每年四月十日必去城外海棠下静站,从韶华之姿到年老之态。

    传闻这女子是儿子故了,四月十日是他的忌日,葬在海棠下。

    传闻这女子在酿一壶酒,埋在海棠下,每年去看一眼。

    传闻是这女子种的这海棠树。

    传闻百种,但因女子从未提及,众人皆不知真相。

    后来,女子终究故去,被人葬在了海棠树下,挖开泥土无尸骨也无酒。

    女子的朋友来为其哭丧,众人才知,原是这女子从儿时就有一青梅竹马,从小就在这海棠下玩耍,后来男子与她在树下做了约定,回来后便娶她,然一去不知所踪。

    女子故后,百城又多了一奇事,城里不时有人做起相同的梦,梦里是一片海棠林,林里有一美貌女子,她对着你笑,对着你跳舞,温柔的问你过得如何,还以酒换你一壶人生故事。梦醒,与往常一般。

    有人说是那女子死后不甘遂来梦里看看是否世人皆心酸,我却道是那海棠看了这女子一生不为所解遂化做梦娘子来听人生百态。

    摄影 |青莺丶   

  • 青莺丶
    青莺丶 关注

    02月09日 21:24 · 举报

    今日上,见古镇方山庙围满了人,挤开众人,见其中竟有无头干尸上千。

    问及他人,乃知,原是古镇山直一传,言庙宇一女人,发黑,唇如朱花,阿那姿态。但汝带完不成之心四更往,庙中女则助成汝志。无一不验。

    今太子亦信之往,而遂失踪。故今此庙见封,不思原直谓之仙人乃妖女。

    庙又何有美女,惟一似是千年矣大蜘蛛,今亦已亡,尸前有字二行。

    “人欲我厌之心,我却只索我男之报耳,天下岂有暇之善?,吾又何过之有。”

    出镜 |秭颜颜哥儿   摄影 |青莺丶   

  • 青莺丶
    青莺丶 关注

    01月05日 22:13 · 举报

    #汉服混搭#

    “借我 杀死庸碌的情怀

    借我 纵容的悲怆与哭喊

    借我 怦然心动如往昔”

    摄影 |青莺丶   

    百变汉服

  • 青莺丶
    青莺丶 关注

    2017-12-16 23:18 · 举报

    落拓江湖载酒行,

    醉月狂歌九天凌。

    摄影 |青莺丶   

    武侠

  • 青莺丶
    青莺丶 关注

    2017-11-24 20:53 · 举报

    文案:想不出文案的笨猪猪摄影发新片了麻烦大家转一下谢谢。

    摄影 |青莺丶   

  • 青莺丶
    青莺丶 关注

    2017-11-10 20:20 · 举报

    “你可看到这花中有什么?”

    “有魂魄。”

    “是了,彼岸花开收魂魄。你的魂魄给了我,世上就再无你这个人,你可愿意?”

    “我愿意。”

    赤颜也说不明白,为何凡人,特别容易献出魂魄。

    她住在这彼岸花中千年,收集的魂魄成千上万,都拿去给孟婆做了汤料。

    虽然收魂之前她能满足他们的任何愿望,但魂飞魄散,想想都觉得可怕。

    赤颜活了千年,依旧不明白凡人的心思。

    她看到有人走来,姿态纤纤,是一女子。

    女子坐在花间,泪水满面,轻声道:“彼岸花开开彼岸,奈何桥上可奈何。”

    是一句古老的歌谣,借此唤出躲在彼岸花中的魇魔。

    赤颜应声而出,女子见状,却无半点怕意,她望着赤颜,问道:“我将魂魄献你,你能实现我一个心愿,对吗?”

    赤颜点点头。

    女子说:“我想见见他。”

    赤颜有些诧异,“你…就为了见一个人,就要献出魂魄?”

    “是啊,我等了他太久了,一生都用来等待太累了,不如让我见见他,哪怕代价得不偿失。”

    赤颜不再多语,她一手点着女子的眉间,搜寻着关于他的记忆。

    然后,她挥袖一展,一副画浮于女子眼前。

    “展翎已经喝了孟婆汤,过了奈何桥,去投胎转世了。”赤颜扇着扇子,这人间的鬼天气,真不如冥界阴凉。

    女子望着画中男子的面孔,出神良久。

    赤颜收起画,女子才堪堪回神。

    “你收集魂魄,是做什么用呢?”

    女子如是问道。

    “给孟婆做汤料。”

    “转世之人必走孟婆前对吗?”

    “对。”

    “好。”

    烟雾朦胧,生死簿上又少了一姓名。

    孟婆汤中又多了一味料。

    摄影 |青莺丶   

    CP

  • 青莺丶
    青莺丶 关注

    2017-11-03 20:39 · 举报

    微露点滴 沾襟落袖

    丽日绰约 轻解莲舟

    蒹葭荣茂 燕雀啁啾

    白石溪畔 斜阳逐流

    摄影 |青莺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