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服复兴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213人关注  |  62条内容

  • 厦门汉服协会华仔

    是的,我被汉服洗脑了。

    没有理由的喜欢汉服穿着她读书穿着她喝茶穿着她工作穿着她刷街……生活里,她时时与我相伴是的,我被汉服洗脑了汉服刷街                        &nb

    汉服复兴

  • 厦门汉服协会华仔

    多些尊重与谦卑,轻易莫说汉服改良

    汉服是一个发展、动态的过程是活在当下有生命的系统,应该被赋予现代意义。——廊桥

    汉服复兴

  • 厦门汉服协会华仔

    汉服汉礼培训走进泉州理工学院,火力全开,为礼而来!

    原创: 缘汉廊桥随着改革开放深入和经济发展,人们越来越重视中华传统礼仪衣冠文化的时代价值,越来越多人选择在传统仪式衣冠里找寻民族归属感与文化自信。从2017年廊桥先生首次提出汉礼策划师的概念, 到开展

    汉服复兴

  • 校草
    校草 关注

    07月06日 16:46 · 举报

    浅说汉风,国风,与古风的区别

    毕竟汉服不是古装,请慎用“古风”一词。

    汉服复兴

  • 秦寂云
    秦寂云 关注

    06月06日 00:45 · 举报

    “贵圈真乱”

    我很久就想说了,当初我入汉服坑的初心是为了复兴汉服文化。可是现在我却渐渐觉得自己心里失去了当初的方向和坚持。第一,我们复兴的是汉服背后的文化,而不是一件衣服。现在有一种很让人恶心的就是,炫耀还要高价黄牛出衣。第二,关于同袍之间的撕逼还有各种分派,甚至有些政治的敏感问题。第三,山正版型形制问题,有些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怼人,让一下想了解汉服的人望而却步。我只想说,汉服失去了它背后的文化只是普通的一件衣服,复兴的文化与礼仪,而不是把这些东西拿来炫耀和攀比,别拿着汉服当做自己炫耀的资本和一种奢侈品对待。汉服也从来不是一个圈,并不是所有穿汉服的就是同袍。

    以上均为个人观点,无意针对任何人,我相信大部分同袍都一直为汉服文化的复兴在努力,我也相信终有一天有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汉服文化!

    汉服复兴

  • 梅郎
    梅郎 关注

    05月22日 01:10 · 举报

    接上

    我不敢说我有多了解汉服,对于汉服研究有多深入,我现在也只是略知皮毛。但我一直坚守汉服一定要有形制,版型一定要对,没有形制和版型,怎么能称之为汉服。所以在入手第一套汉服时,我进行了很长时间的比对,便宜的不好买,只看贵的,从知乎上知道的汉服商家,一家一家的查,一家一家比对版型,再加上那时穷,没敢轻易入手。在经过很长时间的比对后,才决定入手第一件汉服,是泱汉家的玉锦。在深入了解的过程中,我被她深深吸引,背后的文化绚烂夺目,我也时常有一种自己如此渺小的感觉,面对他们,我由衷叹服,并深感自己的浅薄无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面对秀衣党,我的火气会变得很旺盛,面对不在乎汉服版型的人,会感到不可理喻,面对萌新也开始变得没有了耐心。我时常问自己,我是有优越感了吗?

    汉服复兴

  • 梅郎
    梅郎 关注

    05月22日 01:09 · 举报

    入坑三年的总结

    因曾经深觉古装剧中的服饰十分好看,所以开始想了解这一类服饰,过后明白,汉服非古装,非影楼,非戏服,也曾经在初步了解汉服时有过迷惘。在这一时期,我并不敢发声,因为不懂,很多关于形制,版型什么的都不了解,所以一直闭紧嘴巴,自己查资料,逛知乎。在这个过程中,我是有被吓着的,因为有很多人在撕。而我当时作为一只萌新,也只能沉默,那时,真的很怕给汉服丢脸。然后用空闲的时间了解汉服。到现在,我也只能说知道汉服有哪些形制,版型正不正应该怎么判断。更多的,例如汉服运动15年是怎么发展的,其实我并没有了解过,对于前辈也只知道溪山前辈和璇玑麻麻,对于这一点,我很惭愧。前辈的离开,我不知道是不是汉服复兴的失败,但至少是损失。

    汉服复兴

  • 寒蝉叔叔
  • 蘭客
    蘭客 关注

    04月09日 10:41 · 举报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著我汉家衣,奏我盛世华章。岂曰无衣?与子同裳。著我汉家衣,复我礼仪之邦。

    题-《汉服赋》

    汉服复兴

  • 衡川 落雁平沙
    衡川 落雁平沙 关注

    03月22日 06:30 · 举报

    【霜洲鹜落千岁尽,旭升暮落又一秋】

    戊戌年二月初六日,大宋亡国七百三十九周年纪念日

    大宋祥兴二年二月初六日,宋元崖山一役最终致使宋室倾覆,十万军民蹈海殉国。此役之后华夏首次被异族征服,其发展的独立进程被打断。华夏兴复任重道远。时至今日,婺州衡川居士陶玄邃俊能于河东路潞州府遥祭宋蒙元之役所有奋起抗争的殉国同胞。待到华夏兴复,且看汉家儿郎。言毕,谨再拜。

    【黄帝纪年四七一六年,宋祥兴七百四十一年,明永历三百七十三年,岁次戊戌,二月初六日,婺州同袍玄邃手书】

    汉服复兴

最新关注

   账号密码登录>>